我的財訊iPhone客戶端 | 財經股票網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夾

微薄投資感悟摘錄(五)

12-05-06 20:08    作者:水晶蒼蠅拍    相關股票: 太平洋

【有趣的分化】自2007年10月全面見頂已經過去了4年,在目前上證指數只到當時1/3的背景下,個股呈現出高度的分化:類別1,當前股價(復權)遠遠低于頂部;類別2,接近或者略微超過頂部;類別3,遠遠超過頂部。4年不是個很短的時間了,這個現象的背后說明了什么問題呢?值得討論。

 

很多人喜歡爭論“投資和投機”哪個更好?我的看法是:要比最高收益率,它們都遠不如賭博和彩票;要比普遍收益率,它們都是少數人獲勝的結局。它們在本質上都有苛刻的要求:投機貴在善于捕捉變化,投資貴在領悟不變性的東西。所以前者彈性必然高于后者,而后者可持續性必然高于前者。

 

投資這座大廈,上層建筑是“思維的視野和前瞻性”,而地基則是“企業價值分析方法論”。光有上層建筑只能是空談甚至淪為概念炒作,而只有地基則很容易事倍功半甚至只能撿煙蒂。說到底,投資最怕的還是“上不去,下不來”。相關//t.cn/htBxCv

 

企業是干出來的,不是“預期”出來的。天天研究誰誰怎么看這個企業啊,券商報告的預期怎么樣啊,市場價格的走勢隱藏了什么秘密啊...啥叫不務正業?這就是。多想想企業是干什么的,是怎么干的,是哪些人在干,與別人相比干得好在哪兒...別被預期、特別是別人的預期牽著鼻子走,否則就是交學費的老黃牛了。

 

浮躁是投資的癌癥,無藥可救。它導致短視、沖動、不理性、患得患失、總之就是走向愚蠢。但要想不浮躁,就要有個穩定的邏輯支點,就要恰當的理解復利的本質和市場的頂級規律,就要有正確的思維方式,就要...這事兒越來越麻煩了,沒轍,誰讓你想在一個“注定大多數人失敗”的地方成功呢?

 

現在與“價值投資”一樣被用爛了的詞叫“品牌”。其實品牌具有相當大的“后知后覺性”。巴菲特對喜詩、可樂或者華盛頓郵報都是觀察很多年確認品牌硬度后的投資,而國內動不動就把某種廣告轟炸催肥起來的知名度譽為“品牌”。消費行業品牌確立后的一目了然與確立前的難以琢磨是硬幣的2面性。

 

【什么是護城河】如果簡單的理解,護城河就是“重置的難度”。如果展開來理解,顯然不同行業的重置的難點不同,也就是文中列舉的種種不易被模仿之處。所以所謂護城河也好壁壘的叫法也好,切入點應該首先是行業競爭勝出的關鍵是什么(規模?品牌?粘性?執照?..)?再對照企業在這些特性上有多強大及為何不易被模仿。

 

2點補充:第一,護城河并不必然帶來高回報率。比如公共事業部門,進入壁壘極高卻管制嚴格,也與企業成長周期有關;第二,但可持續的高回報率必然要求高壁壘。這是dcf原理所決定的(具體可參看博文《dcf三原則》)。有些行業壁壘清晰可見,有些壁壘模糊難確認,有些則基本無壁壘,生意就是分三六九等的。

 

在經營者的野心與市場需求之間的拉鋸中,后者大多數情況下都會成為優勝者。我不喜歡那些需要“不斷創造需求”的企業,雖然蘋果的ipad就是這樣的經典案例,但對這種成功的預見性要求實在是過于苛刻了。更容易把握和預測的需求,是尋找簡單好生意的第一步。

 

產業特征就像河道,有的寬闊順暢并可匯入太平洋,有的則狹窄還容易斷流;商業競爭就像河道中的船,寬闊河道中一馬當先的大船再配合一個好船長是最優。而大河道中過于擁擠的場面,有時還不如獨占著狹窄河道的悠然小艇;投資時機就像是老天賜予的天氣,既有揚帆遠航的好日子也有休息等待的時節。

 

一個希望安全旅行又看到美麗風景的投資者,可能首先要根據目的地和水紋特征的不同選擇好河道,然后排除掉明顯不堅固的船或者看著像水賊的船長,再選擇在一個合適的氣候條件下登船。但親們要注意哦,沿途的風景可能很美,但別因此頻繁下船而誤了最終的旅途目的地。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有些錢是一定不能賺的,再大誘惑也不要去碰;然后,有些錢才是能夠賺到的,而且越賺越多。與好生意,并且只與好生意為伍。與企業家,并且只與優秀的企業家為伍?;鷸腥±?,總有燙得你吃不下飯的時候。

 

【常識】做投資的都喜歡把“常識”2字兒掛嘴邊,但這里的“常識”可不是生活常識而是生意常識、商業常識。沒有足夠的商業歷練、觀察、思考和悟性,所謂靠常識判斷簡直是個笑話。現在看到一些熟悉的口號就經常胃里不舒服,讀書不是這么讀地。說投資的時候,不抬出幾個大師來不引經據典一番,會死不?

 

大牛股的散戶反映:【剛被挖掘出】沒看出哪兒好;【大幅上漲】真不錯耶,會回調吧?【瘋狂上漲】買了!拿住10年!【開始調整】我價值投資,淡定;【持續長時間調整】這是腫么了,公司出問題了?【反彈落后其它】淡定你媽啊,早知道是垃圾【再次上漲】還沒哥換的反彈快呢【終成十倍股】我..唉...

 

最不要怕的,就是誰都躲不過的系統性大恐慌。因為它就像女人鬧小脾氣,來得快去的也快;最怕的就是基本面逆轉型的方向性下跌,因為那就像女人愛上了別人,離你只會越來越遠而不再回頭。

 

熊市的作用是什么呢?是能更好的識人??純粗八恰按笪尬返摹?,看看過程中誰又是“被價格一步步的改變自己的企業認知的”,看看之后誰又是“再一次感嘆好企業總是太貴的”,看看平日口口聲聲長期投資的人是如何被短期走勢擊得粉碎的,看看誰是市場好的時候喜歡吹牛逼市場不好的時候就罵娘的。

 

如一位朋友所言,中國的價值投資人確實花了太多的時間談投資的what和why,其實所謂大道理來來回回就是那么幾句話,真正關鍵的是how(系統的方法論)--what和why是“simple”的,而how是“not easy”的。沒有how的掌握,價值投資就像個漂亮的熱氣球,一直被傳說但是永遠夠不著。

 

證監會數據截至2011年7月底,滬深交易所股票賬戶1.62億戶,有效賬戶大約是1.37億戶,證券投資者規模至少達到7000萬人。1.4億不到的有效賬戶中有9200萬戶為2007年以后開立的賬戶(大約4500萬人),占有效賬戶67%。也許上輪大牛市中進場的散戶要經過刻骨銘心的“風險教育”,真正意義的大行情才會到來。

 

【如何克服真大跌了卻不敢買】:第一,在市場遠未恐慌之前就研究好企業,建立邏輯支點,然后等價格;第二,把目光放遠,試著用中性偏悲觀測算3到5年后的結果來看待這筆買入的風險機會比是否誘人;第三,回過頭去看看樂觀時期的報告,那些理由還存在嗎?;第四,如果早就沒子彈了...我只能說很抱歉。

 

股票池中的三類:【第一類】只要不是高度泡沫化就可以一直持有;【第二類】只要跌的足夠低了就可以買;【第三類】當同樣低的估值下相對第二類可優先買入。一類是高價值未來成長型,二類是高市場占有率或格局難顛覆的大龍頭,三類是具有很大發展前景但確定性稍不足的。不同對象不同投資策略。

 

我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到各個最熱鬧最有名的“投資論壇”去逛逛,主要目的就是觀察我最看好的企業在這些地方的情況,第一是提及率有多高?有沒有變成被多數人追捧和高度認可的“偉大企業”?第二是在討論中已經被認識到了什么層次?這種觀察如果持續較長時間,會有很多有意思的現象。

 

【超額收益來自哪兒】在市場里的人沒有一個不想獲得超額收益的,但這東西是靠什么來的呢?我想:第一,靠超越市場平均水平的認知力;第二,靠超越市場平均水平的執行力。如果在對市場和企業的認知上不過人云亦云,又經常與大眾步調一致的進進出出,那么超額收益就只能期待超級的好運了。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中國要還的是畸形經濟結構和國富民弱的債,歐美要還的是消費透支和高福利低努力的債,一些失敗國家要還的是還沒脫貧就養了一身子少爺毛病的債。這是個全球還債的偉大時刻,別欠扁的玩優雅,也別叨叨的裝苦逼,歷史沒功夫聽扯淡看表演,倒退500年都是苦出身。埋頭苦干遠未過時。

 

有新聞報告很多中藥注射劑零售價的50%以上都是用來“打通關系”的,要特別警惕這種出廠價與零售價差價過大的品種。有人認為差價大正說明廠房提價空間廣闊,但那是在一種前提下:其市場需求極端牢靠且替代性很小--中藥注射劑符合嗎?而如果“需求”是建立在“高額灰色收益”上的,利潤額的降低甚至能帶來市場的崩潰。

 

醫藥的黃金十年的潛臺詞是“淘汰的十年”,沒有大幅提高的門檻和良幣驅逐劣幣的淘汰賽不可能有美好未來。真金不怕火煉,但那些以灰色營銷作為王牌武器,出廠價與終端價差價極大,又或者根本粗制濫造的“低成本優勢”的藥企,小心潛在殺傷力吧。醫藥企業分析要點參考以前微薄。

 

【牛股的“八字真言”】:“衣、食、住、行”是人類永恒的基礎需求,而人類頂級的大事卻不過“生、老、病、死”,所以即使是站在最樸素的角度來看,相關消費和醫藥領域頻出大牛股實在理所當然。

 

為什么中國有現在有大的硬件企業卻沒有大的軟件公司呢?不妨這樣想,工業化社會的基礎設施是公路橋梁發電廠機場等等,沒有這些就很難有服務性行業如連鎖超市電影院。那么信息化社會的基礎設施是什么呢?是it硬件。所以硬件過去一直是it投資中的大頭。沿著這個思路思考下去會有有趣的發現。

 

軟件與醫藥行業有一點很像,就是企業的差異化程度極大,基本上不能以“版塊思維”來看。另外,政策主導型的it投資很容易出現地頭蛇,而難以形成大一統市場,這就難出大市值企業??突Ч詡杏諛承┐罌釔笠?,也是較為高危的特征。盜版對于行業信息化領域基本無意義。總之,有趣的地方很多。

 

商業中普遍存在雙刃劍效應:如零售連鎖企業的規模是競爭力的有利保障,但規?;荒芡1舊硪渤閃舜錟死怪?;如酒類消費趣味的極度差異,造成了某些品牌的護城河,但也對其“跨界”形成了障礙;如醫藥企業的專利壁壘使其擁有利潤豐厚的特許權,但本身也為專利的高投入消得人憔悴。世界是辯證的。

 

輕有形資產更要求重無形資產,否則這種“輕”往往更危險;高水準利潤率的生意更需要考慮其需求能放大多少的問題,而做到極大規模的生意則思考的重點是單位利潤水平提升潛力多大;大杠桿的生意賺的爽但一著不慎就容易輸得精光...這個世界充滿矛盾,而矛盾的背后其實是更高層面的公平。

 

我對初涉企業投資分析的朋友的建議:不要陷入到企業零散信息的汪洋大海中去也不要糾纏什么價值or成長,而是集中火力去想清楚三個問題:第一,到底什么才是一個好生意?第二,好生意是不是就是好企業?第三,好生意好企業為何也可能變成糟糕的投資?本質不搞清楚,再努力也是在面兒上。

 

投資做到某種程度,所謂的會計財報等“硬功夫”的比拼基本都是浮云,你不可能通過這點遠遠超越市場平均認知而獲得長期超額收益。最終比拼的可以濃縮成2條:一,商業洞察力;二,品性。前者決定了判斷出好機會在哪里的能力,后者決定了能否把握這種機會的能力。而這2個能力既無法工業化也偷不走。

 

一般公開發表文章所談的企業,都是具有些特色但又達不到很感興趣的東東。真正深入研究的核心企業是不會公開發表的,因為:1,深層研究和思考是種知識產權,個人有權予以?;?;2,某些觀點或思想是小圈子討論的智慧,個人無權代理。我一直認為,方法學探討遠比具體結論要尊重讀者智慧。

聲明:本文內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輸出至本站,文中觀點和內容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與本站無關。點此查看原文...

我要評論

(200字以內)

{ganrao} 北京赛车2期6码计划 6十1开奖结果查询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江苏体彩7位数18088期 齐鲁股票配资网 辽宁省十一选五一定 极速时时彩是否有假 赛车pk10 青海快三购买 公牛配资 快3彩票开奖 股票交易软件哪个好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一 北京快乐8最新版本下载 浙江6+1玩法中奖规则 新快三直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