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財訊iPhone客戶端 | 財經股票網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夾

眾神之車(三)

13-09-21 12:29    作者:王吉舟    相關股票:

第二部分:人類中最聰明的人對于生死的看法

 

    上兩篇把人類各個主要文明和宗教的生死觀,羅列在一起,看個究竟。下面,我們從人類歷史中,找出智慧最強的人,也把他們羅列一下,看看他們,對于生死和宇宙的看法。

(1)柏拉圖的生死觀:
  作為希臘最偉大的智者,柏拉圖并不避諱生死的問題,甚至十分重視死亡。
  作為哲學家,他意識到了探索死亡的意義,探尋死亡之旅,如同旅行,可以開拓眼界,增長智慧,檢驗知識真偽。因此,他說:哲學是死的練習。
  他進一步指出,真正的哲學家,必須超脫生死,只有脫離肉體的牽絆,成為純粹的靈魂后,他得出的真理才可能是宇宙的真相。他強調,平日生活中,哲學家應該不斷的進入死亡的假想中,以此逐步脫離肉體對大腦和感覺器官的干擾,探索自己靈魂對世界的純粹感受,這樣哲學家所見到的才是真實世界。等真的死亡來臨時,哲學家那已經習慣了脫離肉體單獨存在的靈魂,將不會沒來由的痛苦和彷徨,而是可以脫離肉體,順利的實現永生的飛躍。
  我們可以發現,柏拉圖在古希臘,居然想到了模擬死亡,脫離肉體感覺干擾,認識世界,這種獨特的靈魂練習方法,注意!這些話,點破了靈修的本質!靈修,是使用各種方式,擺脫肉體的干擾,實現意識獨立運作的藝術,其目的,是達到肉體意識所無法獲得的精神世界的知識和經驗。

    柏拉圖的思想,與喬達摩的禪定學說,十分類似,毫無疑問,他對于靈魂的獨立性和通過死亡模擬加以靈魂練習的思考,超越了他的國家與時代。如果他的國家,具有禪定的知識,他一定可以達到人類最高智者的境界,因為,后世東方的禪定,其實就是靈魂脫離肉體羈絆,單獨認識真實世界的最高練習方式,但是,后世東方瑜伽、禪定的修行者,絕大部分遠遠沒有柏拉圖的智慧,因此,修習禪定者眾,能成功的實現智慧,獲得靈魂解脫和自由的,卻不多。
  柏拉圖的智慧,已經超越了東西方文化的藩籬,實現了大道合一。

(2)孔子的生死觀:
  孔子畢生致力于構建和諧社會,他先是將中國古代的文化遺產,進行了系統性的歸類和整理。修訂了《詩》、《書》、《禮》、《樂》、《春秋》,形成自己“仁”的理念,鼓吹最終構建一個“明君+順民”的王權社會,就類似今天北朝鮮那種社會結構。
  孔子老年后,他發現了《易經》的秘密,因此,迷戀于對宇宙本源與玄暗科學的探索,并以此成果,進一步完善和發展他自己的“仁”與“入世”的理論,形成了對《易》進行注釋的《十翼》。從而奠定了《易》從自然科學到社會科學的轉化,為易經日后分裂為象術派和義理派打下了基礎。
  自然科學怎么轉化為社會科學呢?舉個例子,愛因斯坦相對論說,一只尺子的長度對于觀測者來說,基于其運動速度而結果不同,然后,巴拉巴拉寫了三篇公式,論述為什么一個尺子的長度可以是變來變去的。大部分人看不懂啊,也理解不了。然后,老王來了,說:其實啊,這就是告訴我們,衡量事物的標準,是隨著觀測者的立場而變化的,通俗說,屁股決定腦袋。相對論真理告訴我們,沒有絕對的長,也沒有絕對的短,要善于換位思考??!于是,大家都懂了,都覺得自己懂得相對論了。這就是社會科學化了,哲學化了物理學。
  老王把孔子晚年專注的這種對《易》的《十翼》注釋和解讀,稱之為自然科學的社會科學化。
  孔子這么做,就像比爾蓋茨在計算機領域實現BIOS命令向WINDOWS操作系統的飛躍,這就有好壞兩個意思,說向上飛躍,是他的注釋使后世人,得以方便的理解《易》所揭示的宇宙真理,漢朝王弼等天才,20歲不到就得以徹底擺脫需要幾十年數學和運籌學功底的《易》的象術難關束縛,直接開創了《易》的義理哲學流派,自此易經研究象義分流,義理派獨霸天下,象術派蟄伏于野,從王弼開始,到宋朝二程、朱熹,義理派易學達到高峰,他們把象術派,斥為巫術。
  易的這種社會哲學化,也為后世的易經文化普及,奠定了基礎,換句話說,通過孔子開發的《易經》WINDOWS,眾腦殘終于找到了與《易經》BIOS命令之間的共同語言,于是,周易的腦殘粉得以快速匯集,《易經》成為大V,沒有失傳之憂了。
  但是,說他向下飛躍,是他的一番注解,以方便犧牲效率,以至于喧賓奪主,就像比爾蓋茨發明Windows,使每一個文科生都可以快速方便的使用計算機,但是,方便之余,也使文科生永遠不明白BOIS指令暗示的計算機內部的運轉秘密??鬃擁淖⑹禿鴕拙諍笫賴惱苧Щ?,使易經對于宇宙運行真理的秘密的揭示作用順利失傳。
  而且,孔子,是個專門研究“生”的藝術的學者,他對“死”并非沒有思考,而是想不出結果,因此,干脆回避。他認為與其浪費時間于無法驗證的死后世界上,不如腳踏實地的把生的意義先搞清楚?!堵塾鎩芳竊?,當他的門徒問他鬼神知識的時候,他很回避,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怪力亂神,敬而遠之?!?。
  你看,人家問他人死了有沒有靈魂,世界上有沒有鬼???孔子在這時反問,你小學沒畢業呢,看什么大學論文?
  我們可以把孔子這類學者,稱之為亞智者,是因為,顯然,他們還沒有探究清楚世界運轉的真諦,因此,他們把死亡當作研究的禁區,以活著的秘密還沒有搞清呢,哪有功夫浪費在死亡這么遙遠的事情上。這句話,來應付無知的恐懼。
  這是愚蠢的,自欺的,就像一個蠢人,你邀請他去國外旅游,他卻說,我中國的好地方還沒轉完呢,去什么外國?
  其實,宇宙之大,其大無外,其小無內,你一生都走不完中國,甚至你都走不完你城市的每一處地方,但是,這并不妨礙你見識更大的世界,你沒走完縣城,不妨礙你來到北京,你沒轉完中國,不妨礙你周游世界,這不是浪費時間,而是開拓眼界,是在精進自己的見識與智慧。
  死亡與生命,亦是這種關系,他們不是對立相反的,而是合二為一的,生死一體,只有相互參照,才能開拓視野,看清宇宙,實現智慧。
  遺憾的是,如果你認真歸納,學貫中外,你很快就能發現,孔子這種把生死完全對立起來,站在生的一端,做鴕鳥啃沙狀,不看死亡的態度,為很多人類的精英所推崇,比如德謨克里特、羅素(B.Russel 1872-1970)、比如伊壁鳩魯(Epikuros 前341-270)、比如笛卡爾、比如康德、比如伯格森(H. Bergson 1859-1941),他們都是亞智者,智慧限于生,諱死忌談,未入生死一體的自由境界。

    (補充一句,紙條不要提馬克思,有辱這個話題,就像一群廚子在琢磨湯底的原料選擇時,一位看官插道:聽說鼻屎是咸的。)


 青春就應該這樣綻放  游戲測試:三國時期誰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聲明:本文內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輸出至本站,文中觀點和內容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與本站無關。點此查看原文...

我要評論

(200字以內)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