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財訊iPhone客戶端 | 財經股票網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夾

微博投資感悟(十二)

14-09-05 18:29    作者:水晶蒼蠅拍    相關股票: 五糧液

ps:第一次試用“打賞”功能,看能不能撈到一頓慶豐包子的飯錢^^。打賞金額設定為3元,投幣的先謝了。

股市上賺來的錢,要么是靠智力要么是靠毅力,想賺大錢基本上要兼顧智力和毅力;在股市上虧掉的錢,要么是因為小聰明要么是因為小性子,兼顧小聰明和小性子可以成功虧掉最多的錢。

在企業分析中,最困難的事情不是缺乏信息而是找到分析的構架和高效的方法論;最糟糕的事情不是研究的不夠多,而是分不清研究的主次而無意義的耗費精力甚至自尋煩惱;最麻煩的事情不是始終存在的不確定性,而是缺乏一個有效的觀察評估手段而難以及時的對重大現象做出正確的反映。

價值與成長的簡單粗暴劃分是對投資的扭曲。投資的困難,正在于它不是非此即彼和簡單粗暴的,成功的投資是建立在商業洞察力的基礎上,對內在價值與價格之間關系的一種深刻理解。簡單的看估值指標和當前業績增速,都易陷入極端。而認為好價格與好成長不可兼得,只能說太缺乏實證觀察而想當然。

如果一個人的投資總是被某些階段性的市場事件、政策變化所影響,那么即使他可以做得很好,至少他也必然做得很累。那些對某些事件靜靜樂道和自作聰明的“投資人”,其本質上與股評家并無什么差別。投資貴在領悟“不變性”和“共性”,靠耍小聰明最終會發現付出的大多功夫都是庸人自擾。

格雷厄姆曾說:“買股票最好是像在雜貨店里買東西(精明的挑挑揀揀)而不是像買香水那樣(被美譽沖昏頭腦而不計價格)”。巴菲特又告訴我們:最好的公司是讓人即使多花錢也心甘情愿(就像香水),而不是毫無差別可以隨意砍價和更換的(比如雜貨店)。在我看來,這2者的結合其實就是投資的奧秘。

這2句中,后者告訴了我們該瞄準的高價值目標是什么,而前者告訴我們什么情況下扣扳機最好。很多人可能會懷疑這兩者是否存在重合的可能?其實如果將一些已經被證明的好公司好股票做一些回顧,會驚訝的發現不但“可能”,而且“常見”。只不過,拾起這種機會既考驗眼光也挑戰人性。

沒有理論的支撐不可能有靠譜的投資行為,而只能是碰大運。缺乏理論的指導,股市完全就像是在黑盒子中運行一樣總是讓人莫名其妙。當然,好的投資理論不是試圖解釋一切,而是揭示這種投資方法之所以長期必將盈利的本質所在,它總是體現出內在邏輯優美簡潔的特征。投資中思考的樂趣與盈利的快感一樣令人著迷。

對于一個股民來說,他每天的行為都在對自己的三張報表產生影響。盯著價格波動和短期博弈,就是將“精力”這一寶貴資產浪費在了毫無意義的業務上;熱衷于頻繁操作,更是在制造龐大的費用;孤注一擲和賭博心態,又會導致危險的負債和脆弱的現金流。如果你自己不是一個“好企業”,收益又怎么可能高?

一個大官倒下,往往一批商人陪葬。政治這事兒我不懂也不想懂,但投資上對于這種事兒還是需要一點兒“覺悟”。那些長袖善舞的商人,手眼通天賺錢輕松又光環圍繞,他們的企業經常創造短時間快速崛起的“奇?!?。但這種人我向來避之唯恐不及,因為政商結合向來是魔鬼的契約。

騙子都是心理學大師,老實做事的人卻往往不是對手。不管往哪個方向,激進總是更容易受簇擁。操縱大眾的腺體比喚醒大眾的思辨即容易萬倍,又成效顯著萬倍,怎能不引無數投機者競折腰?社會學領域尤其不相信快意恩仇,只相信嚴謹縝密。痛快一下容易,但快的里面往往就會跟著痛。

“預期”可以讓股票獲得驚人的爆發力但也可能玩弄你于股掌間——其成因和發展過程往往復雜而難以捕捉,所以它既是個強大的武器又是個危險的法術。市場預期力量的強大源泉來自于人類對未知事物不可遏制的聯想和放大。正如希區柯克說的那樣:“驚悚不是屋子里有鬼,而是那扇忘了關上的門?!?/P>

僅僅一年時間(14年1月),好幾個原本被市場棄之如敝履的股票已經再次獲得追捧。非同尋常的收益率,往往來自于非同尋常的對象出現了非同尋常的時機。優秀投資人的特征就是在沒有重大操作意義的時刻善于忍耐,但當這一刻出現時卻又具有非同尋常的行動力。有所不為可以避免無謂的虧損,但要盈利還必須有所必為。

通常人們認為,對于不同的股票選擇代表了能力的高低。但其實更說明問題的往往是另一種情況:那就是對于同一只股票和公司,是在哪個階段被你選擇看好或者遠離的。不同股票的選擇往往是方法論或者價值觀上的差別,未必有高下之分。但同一個東西在不同階段的選擇和動作,那就太說明問題了。

最近朋友小聚中碰到個會計高手,閑談中得知我是做投資的,他吃驚的問:你還敢做股票?你知道嗎,我干會計20多年了,玩股票都經常中招。我笑笑說,理解。沒好意思說的是,會計在股市中其實真沒什么優勢,而且如果秉持著“查賬思維”來看待股市,那么反而是一個麻煩。投資需要財務知識,但那不是關鍵。

投資人不一定要是會計高手,不一定要是業務專家,沒必要是金融學歷,更沒必要手眼通天。但一定要具有正確的思維方式,一定要習慣面對不確定性,必須要掌握企業分析的方法論,必須理解市場定價的復雜和內在邏輯。正確的投資必然是快樂的,如果投資讓你不快樂,就要找找問題在哪里。

在投資中與企業應該保持多遠的距離是個問題。如果對企業的相關信息過于敏感,則很難想象哪個公司能夠真的實現長期持有,因為以一個5年以上的周期來看企業的經營很容易出現階段性的負面因素。但與企業離的太遠,雖然忽略了雜波的干擾,但也可能忽視了危險情況出現的端倪。這個度的把握確實不簡單。

“追求卓越”在實業而言大多意味著勇于創新、打破常規和實現對競爭對手的超越。但對投資而言追求卓越卻可能更強調堅守原則、注重常識和戰勝自己的恐懼與貪婪,兩者一樣困難卻困難在不一樣的地方。投資人的卓越業績可能首先要以坦然接受階段性的平庸為基礎,試圖任何情況下都優秀本身就是陷阱。

真正的競爭優勢是非常難以被模仿的,那么它也意味著也非常的難以被建立,那些試圖建立起壁壘的公司就必然不可能“短平快”。那就產生了一個問題,在這些公司努力構建壁壘的漫長過程中,資本市場也許經?;岵荒頭?,投資人對此的不同態度反應了基本投資價值觀的差別。

單純的競爭優勢和規模擴張都是相對容易的,但具有競爭優勢的擴張卻非常困難。因為競爭優勢本質上是更容易出現在特定范圍和領域,但業務規模的延伸卻很容易讓其超出優勢覆蓋的范圍。這是一個讓人撓頭的矛盾,因為護城河和增長都是價值創造所的重要因素,也因此真正的高價值企業注定是稀少的。

​因此有2類企業特別值得關注:一種是進入壁壘極高容易產生差異化,并且其業務潛力將長期膨脹的;另一種是雖然不存在真正的競爭優勢,但其市場極其廣闊并且即便很小的份額占有也足夠成為大市值企業的。前者屬于典型“小強”,最終是細分市場中的霸主;后者則是大市場中經營效率最優秀的標桿性企業。

從基本功到方法論再到品性和思維方式,是從“術”到“道”的過程。但不幸的是,很多人盲目崇拜“道”而輕視“術”,卻不知真正的道是來自術的積累和從量變到質變的自然過程。沒有厚實的基本功和系統的方法論而夸夸其談所謂的“哲學、藝術、品格”,靠漂亮話和唱高調博眼球,實乃不學無術和投機取巧。

經驗并不必然轉化為理論,零散的知識點并不必然上升為系統整合。但缺乏起碼的根基和知識積淀,所謂的“投資哲學”只能是個笑話?!按蟮樂良頡焙汀按蟮老嗤ā本哂新嘸系暮俠硇?,因為高度抽象后的大道理就那么幾條,“術”的差別卻很大因為非常細致。所以真正困擾人的,是從術到道的組合提煉過程。

金庸像巴菲特,厚重如山岳穿過千百年依然屹立不倒;古龍似摩爾.李,驚艷如流星劃過天際。少年時最愛看古龍,后來慢慢更喜歡讀金庸。但對金庸的喜愛是出于對那份厚重氣息和筆力磅礴的欣賞,對古龍的難忘卻似乎是骨子里沉迷那種淡淡的優雅和無奈。金庸出佳章,古龍創絕句。

細節是最生動有趣的,但過近的觀察和細節描述也更容易帶上個人感情的影響。宏大和長周期的觀察正相反,一切細節都最終化為簡單的幾個數據和結論,毫無情趣甚至也沒有了所謂的對錯之分。把這兩者結合起來確實很困難,因為這兩者之間的結論往往是劇烈沖突的,但歷史的真相卻可能要求必須如此。

在股市中尋求“理解”是徒勞的,所以多說無益。滔滔不絕其實都是為了自我推銷的需要。在很多行業中,那些最受追捧的明星往往不是真正高水準的,而大多是較為偏執又喜歡表現的??上?,絕大多數人都更容易被明星影響,因為他們的方案“通俗、簡單、省事兒、而且特解氣”。

投資最常見的悲哀有三種:高位接炸藥包,草率扔掉大牛股,地上白給的寶石不知道撿。三種悲哀的共同點都是一樣的:不明白投資獲利的基本規律,不知道如何分析企業價值,不理解市場定價的基本原理。只要這三大認知還存在重大的空白點,那么這種悲哀的繼續幾乎是不可避免的。

由于中小票與大藍籌之間的走勢差異以及由此導致的投資業績的分化,似乎造成投資圈內激烈的爭執。我覺得從整體角度來看,藍籌低估和中小票高估是一目了然的,而從具體個體來看差異就大得多了。我不認為“風格”會造成什么差異,我認為“能力”才決定最終結果。動不動就用風格、主義扯大旗的,都是耍流氓。

不知什么時候出現一種怪現象:被套2年的人更喜歡驕傲的喊出“我是價值投資者”,如果被套5年還能加上“偉大的”這個前綴。而一個已經漲了3倍的股票出現階段性的調整,下跌30%盤整2年,這時驕傲和偉大的前者會對同樣也要等2年但實現了2倍業績的人說:你看你看,我早說了有泡沫了!短期盈利未必代表正確,但虧損更不應洋洋自得。

這幾天(13年6月)股市一下跌,立刻滿屏都是“宏觀經濟”了。純論經濟問題的討論倒也無妨,但動不動就為當前的行情去找點兒“合理性”就沒勁了。?;鄞永炊際芑隊?,在股市下跌的時候就更是容易博得滿堂彩,其實這也是門生意。但投資人要想從這些高談闊論中找到什么有意義的東西,可能是注定要失望的。

現在的市?。?3年6月)不斷創新高的有之,再次創下新低的有之,始終在做俯臥撐橫向運動的有之;傳統意義上最深度價值的不少,所謂的成長視角的選擇也很多;相比過去現在的行業分布真正是多元的,流通盤規模也足以支撐各種資金規模的玩家...其實這才是一個真正有趣的市場。

從去年(12年)底開始,我經常在與朋友、鄰居等的小聚中談及股市的長期預期收益率已不錯,站在家庭理財的角度可以關注。但回應都是:股市這東西不懂,也不關心。實際上不懂雖然是真的,但其實不是主要問題。關鍵是不關心,因為“都說行情很差”——邏輯的反面是行情好了再關注。理解,但是無奈。

茅臺今天120了(14年1月),其實這不過是個很正常的股價波動,波動幅度大于茅臺的股票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然而圍繞其股價波動產生的一系列現象卻耐人尋味。在我的書中有這樣一句話:永遠不要成為某個股票的代言人。一旦你這樣做并且享受其給你帶來的聲譽時,認知偏差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控制了你。

能預測到公司的利潤在未來能不能有“絕對值”上的增長當然是重要的,但如果僅僅這樣就足夠了的話,那么股市的投資至少能簡單一半兒。對于“基本面”的理解如果僅僅是停留在收入利潤的會計層次,而沒意識到價值周期同樣是基本面的關鍵一環,那么頻頻出現“對市場的憤怒”就不足為奇了。

“白酒上市公司估值嚴重偏高:靜態市盈率44倍,是全部A股的兩倍,比主要成份指數高出2.6倍;動態和預測市盈率29倍,比全部A股和主要成份指數高估50-70%,比國外同類公司高估2-3倍”——以上摘自2006年11月的一篇報道。茅臺當月收盤價51元,07年最高價200元,同期上證漲幅2.91倍。

2013年12月,茅臺五糧液為代表的白酒企業估值跌破了10倍pe,從估值指標來講,今天可比2006年的時候“便宜”多了。從估值差來看,今天的白酒公司幾乎低于市場平均估值,而05、06年其估值差是市場平均值的2倍。問題是,現在的“低估值”和那時的“高估值”,哪一個更有投資價值呢?

通常情況下,價值投資人都是羞于和賭徒相提并論的,演講采訪中更是對“賭”深惡痛絕。但為什么,同時又有很多自稱最堅定價值投資的人卻又那么熱衷于價格的對賭呢?比如1年內如果跌破多少就要如何如何。小賭怡情?顯示自己高明和自信?殊不知,這其實已經展現了潛藏在其性格深處的賭性。

高明不高明,時間自然會給你公論;自信不自信,用倉位來說話足以。價格對賭如果是朋友間的戲耍也無妨,真搞成轟轟烈烈的動靜就是自己給自己下絆兒的愚蠢行為。凡是用這種方式來追求宣傳效果的,更要警惕其根深蒂固的賭徒思維。這年頭,說話輕飄飄,行為才重要。

觀察投資人是否成熟,不是看他多么捍衛自己“純正價值投資”的招牌和所謂信仰,而是看其日常的言論中能否保持理性和獨立思考的能力,看問題是否容易偏激和極端化。投資從根本上來說是一個人思維和認識事物能力的反映,你不能指望一個看其它事物片面化表面化極端傾向的人,到了證券市場卻突然理性成熟了。

羅素曾經說:“這個世界最大的麻煩,在于傻瓜與狂熱分子對自我總是如此確定,而智者的內心卻經常充滿疑惑......”為什么傻瓜和偏激者總是比真正的智者更“自信”呢?刨除少數其實猴精但當著大眾裝傻博眼球的家伙,前者確實缺乏領悟事物之間深層復雜關系的能力,并且也缺乏對事物多面性和往往既矛盾又辯證統一的理解,所以他們看見“真相的一角”就迫不及待的宣布真理在握。理性,從來是個高壁壘的稀缺品。

市場先生的智慧和癲狂,其實就是千萬個個體的集合共同塑造的“大人性”,又由于地球人都一個德行,這也是為何不同的證券市場在我看來其共性遠大于差異性的原因。人性的復雜和經營的不確定性共同造成市場短期的難測,但“成功的少數派”的存在和對價值規律的共識,又決定了市場終將回歸其價值中樞。

有個有趣的現象,在對散戶和大眾的描述上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一種認為其“善良、可愛、單純、可憐、缺少?;?、需要(人、制度)來拯救”;而另一種的評論卻往往是“不理性、盲目、沖動、缺乏專業、自尋煩惱、只能自救”。前者以各類專家學者的“股市良心”為主,后者卻多來自成功的投資家。

不同市場的差異是客觀的,但即便在如此大的客觀差別下,我們卻發現一些高度共通的地方:比如優秀企業總是稀缺的,優秀公司的估值溢價也是一個經常現象,而最大的共同點是無論哪里都是個最終少數人獲勝的市場。盯著差異點可以做個憤怒的“專家”,讀懂共同點卻可能成為成功的投資人。

最初我們需要依賴腦袋的正確,但最終還是要靠屁股把它變為收益。沒有腦袋的屁股是碰大運的無頭蒼蠅,沒有屁股的腦袋是患得患失的紙上談兵。

人們總是為逝去的5年懊惱后悔,只有少數人為未來的5年規劃目標并籌備和持續努力。做不到可能有幾種原因:1,根本沒有規劃未來的意識,習慣了走一步看一步;2,有意識但是看不清未來的方向,始終焦急而彷徨;3,有清晰的規劃但缺乏執行力,凡事習慣了找借口和等要靠。人和人差距的由來從來不神秘。

決策都是基于假設,而大一些和長周期的假設則很多時候與價值觀密不可分。這也是為什么,很多時候道不同確實也只能不相為謀,而不是所謂的真理越辯越明。就投資而言,交流的價值往往與參與討論的人群數量成反比,截然不同的價值觀下的交流也往往是雞同鴨講。so,多觀察深思考,少下定論不辯論。

比較怕幾種人:1,寫的每一句話都要用!來結尾的,有時候還要3個!才過癮的那種;2,天天都像是佛祖或者上帝的代言人,最簡單的一句話也要套上教義的;3,頭像圖片是那種“成功人士”專有pose的,盛裝大頭側身露齒笑。

怎樣才算是真正的自由?從物質上而言不用再做不喜歡的事情就可以了。但精神的自由其實才是最難的。那首先需要較厚重的知識積累和豐富的閱歷為前提,除此之外對復雜問題的思辨和精神深處的獨立、不盲從和灑脫往往更重要。不得不承認,所謂自由,其實對絕大多數人而言永遠都是個奢侈品。


 青春就應該這樣綻放  游戲測試:三國時期誰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聲明:本文內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輸出至本站,文中觀點和內容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與本站無關。點此查看原文...

我要評論

(200字以內)

{ganrao} 7位数怎么才算中奖 排列三和值尾遗漏值尾 燕赵排列七开奖结果 手机炒股app开发 湖北快三形势走势一定牛 一分时时彩是哪里的 广东11选5走势 浙江飞鱼游戏哪里有卖 临平股票配资 甘肃11选5推荐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 二锅头股票代码 3d过滤器最新版下载安装 股票推荐炒股短线 江苏快三开奖查询 股市大盘技术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