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財訊iPhone客戶端 | 財經股票網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夾

鈕文新:誰能破除“信用本位貨幣”?

19-12-03 23:32    作者:鈕文新    相關股票:
鈕文新:誰能破除“信用本位貨幣”?

 

事物總有正反兩個方面,發展更是新矛盾取代舊矛盾的過程。人類貨幣制度從貴金屬本位轉向信用本位,同樣是一個“優選過程”,并非它沒有缺陷,只是比過去好些而已。所以,“信用本位貨幣”取代“貴金屬本位貨幣”只是一個“優選過程”,只是認為“信用本位貨幣”在支持經濟增長方面優于“貴金屬本位貨幣”而已,但這并不排斥“信用本位貨幣”存在明顯的缺陷。更重要的是:否定是簡單的,否定的目的是尋找新的解決方案,如果沒有新的“最優選擇”,那舊的就是“最優選擇”。

為什么突然要說這件事?因為最近看到一篇文章《對“現代貨幣理論”的批判》,出自中國重要的貨幣金融學家之手,影響很大。從理論角度說,我完全同意作者的看法,但擔心的是:此時此刻提出這樣的“批判”,是否會成為央行拒絕“通過收購國債釋放基礎貨幣”的理由?

很長一段時期,筆者大聲疾呼“央行需要通過基礎貨幣釋放去壓低貨幣乘數”,而且較為詳盡地論述了“基礎貨幣過少、貨幣乘數過高”會釀就重大金融風險,并論述了中國當下的高杠桿風險及其誘發的一系列經濟和金融問題均與“基礎貨幣過少、貨幣乘數過高”——所為M2中“糖少水多”密切相關。所以,看到如此重要的人物“批判如此重要的理論”難免心生敏感。

 

鈕文新:誰能破除“信用本位貨幣”?

 

按我的理解,“現代貨幣理論”之所以將將貨幣發行權交予政府,一個重要的前提假設就是“政府充分理性”,而且政府行為代表“公共利益”。但是,這個假設會在一定程度上被破壞。比如,政府為了政績或競選需求,“沒完沒了地”要求貨幣當局以貨幣手段刺激經濟。甚至政府無視風險而放大財政赤字,同時要求中央銀行買單。比如美國,盡管我對特朗普之所為保留自己的看法,但至少從表面上看,完全可以看到政府赤字向美聯儲轉移的傾向。

是不是可以把美國政府的所作所為套用于中國?我堅決反對。我認為,中國政府是理性的,尤其是中央政府,“十八大”之后特別強調供給側結構改革,特別強調高質量發展,其實都是為了避免中國經濟重蹈粗放式增長的老路。但同時我們也必須明確,高質量的經濟發展道更離不開高質量貨幣和高質量金融支撐,這一點毋庸置疑。

中國的貨幣和金融質量不好嗎?當然不好?;醣搖疤巧偎唷?,金融短期化趨勢明顯而長期得不到糾正,以致金融杠桿過高、脫實向虛,這不都是金融劣質化的典型特征嗎?這方面的情況我們絮絮叨叨已經說了多年,不再詳盡論述。

 

鈕文新:誰能破除“信用本位貨幣”?

 

我們認為,破除中國金融劣質化趨勢必須由中央銀行義不容辭,為M2“加糖降水”,有效提高中國貨幣品質,這時一切金融和經濟良性循環的基礎,容不得半點含糊。

毫無疑問,信用貨幣時代,貨幣之“糖”就是以中央財政稅收為基礎的國家信用,貨幣根本沒有理由擺脫對國家信用的依賴,否則信用貨幣將成無源之水、無本之木。請問,對任何國家而言,還有比政府信用更高的信用嗎?離開中央財政收入這個基礎,中央銀行會天然具備最高信用嗎?

如果我們還找不到信用貨幣制度的替代制度,那央行就不要排斥通過收購政府債券釋放基礎貨幣。實際上,央行發行MLF所需要的抵押物,難道不包括各類政府債券?那為什么偏偏要排斥國債?有人說,央行購買國債實際是財政向央行透支。筆者認為,這才是一個既是而非的說法,是排斥正確貨幣發行方式的“強詞奪理”。

 

鈕文新:誰能破除“信用本位貨幣”?

 

原因:第一,政府債務貨幣化取決于財政是否存在嚴重的透支?;瘓浠八?,只要政府財政赤字正常,央行通過國債買賣吞吐基礎貨幣就不會導致財政赤字貨幣化。第二,全世界中央銀行無一例外地將本國國債視為最佳儲備資產,因為它們必須充分信任自己的國家和政府,難道中國可以例外?第三,拒絕依托最高信用等級的信用資產實現貨幣調節,難道要采用低等級資產去滿足貨幣操作需求?發達國家的中央銀行確實吃了一肚子垃圾資產,中國也要這樣做嗎?第四,央行真得可以“無資產提高負債”?或無抵押發行貨幣?真能做到那也算前無古人的創舉了。

我們認為,從理論和實踐中認清“信用貨幣”的缺陷非常重要,但如何沒有更好的替代方案,那就必須回歸正軌、回歸常識,而不能因為信用貨幣的缺陷而扭曲貨幣政策操作,更不能將其當作拒絕為M2“加糖降水”的理由。


 
聲明:本文內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輸出至本站,文中觀點和內容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與本站無關。點此查看原文...

我要評論

(200字以內)

{ganrao}